https://www.baidu.com/s?ie=utf-8&f=8&rsv_bp=1&tn=90625304_hao_pg&wd=%E5%A4%B4%E6%9D%A1%E7%BD%91&oq=%25E5%25A4%25B4%25E6%259D%25A1%25E7%25BD%2591&rsv_pq=d52789ac001857cf&rsv_t=6144F3mF%2FBE43TD4LjVmxhTL9O%2BDJzyEbXiJb%2BTG0p2JG336BExm5DGht8z316uuEVDWk9Kl&rqlang=cn&rsv_enter=0
bg

头条段子

  女:你看你,踩到我脚了,连个屁都不放   男:你看踩到你的脚我就够对不起你的了,还冲你放屁,那多不好意思
发新帖
作者号

姓名十一

西昌杨周

明确目标

信达

加油吧

急速追损李先生

秉承法援

邹玉

咕呱呱

追无忧团队

小张好呀

智维法援咨询

薄荷糖糖

尚睿啊

下雨天

薄荷和酒

律楚四

律楚三

律楚二

律楚一

律楚咨询帮助

浩然法援

盖伦斗士

姜小小

律楚追损

开启左侧

互联网的冬天:跳槽有风险,不跳也有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作者其它主题   [推荐给好友]
1.7K 0

互联网的冬天:跳槽有风险,不跳也有

互联网的冬天:跳槽有风险,不跳也有
  是做风口上的猪,还是温水里的青蛙?

  已经进入十一月下旬,各种社交平台上,关于跳槽的论调又开始此起彼伏。往年的年底,是大家普遍认为的跳槽好时机。

  宋程在现在这家互联网公司已经干了一年多,他想要跳槽的心又快按捺不住了,开始频繁浏览各种招聘平台,也试着投出去一些简历,只是目前为止还没有收到什么好消息。

  宋程知道,最近互联网行业的日子不太好过,各个“大厂”多多少少都有些裁员的传闻,就连昔日互联网人眼中的香饽饽字节跳动也喊出了“去肥增瘦”的口号。前几个月在线教育元气大伤,释放出来的人才也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被消化掉。就业市场看不到多大的光亮。

互联网的冬天:跳槽有风险,不跳也有

互联网的冬天:跳槽有风险,不跳也有
  跳槽一直被很多互联网人视为升职加薪的“快车道”。从2015年毕业到现在,宋程已经换到了第四份工作,从最初一家百人规模的小科技公司到现在这家所谓的大厂,薪资也一路水涨船高,从月薪八、九千到现在年包将近40万。之前的每一次跳槽,涨薪幅度很容易就能到30%以上,简历挂出去,还时常有猎头打来电话。“现在多少有些不一样了。”宋程说。

  某互联网公司HR罗金朋也感受到了这种变化。前两年公司各种业务需求量大,在招聘方面要求比较多,人才缺口也比较大。那些合适的面试者最终谈下来往往比原来的基础工资高出很多,涨百分之四五十是常事,多的能翻倍。“疫情以来,我们对待社招更谨慎了,尤其今年,招聘需求变得更少,虽然依旧会出现一些高点的薪资涨幅,但对比之前的数量有了明显的下降。”

  从实际情况来看,跳槽确实能带来一定的涨薪,也不乏有人通过跳槽短时间内实现薪资的飞跃。但是,当互联网红利式微,业务难有增长,跳槽者们该何去何从?当另有风口吹起,职场人是迎风而上,还是原地踏步呢?

  跳槽?薪资涨幅大不如前

  做了三年互联网行业猎头的小卡发现,尽管今年的人才流动比去年疫情严重时有所增加,但薪资涨幅实际却远远达不到行业高速发展期时的水平。。

  “很少有公司能像前几年那样,动不动就给到双倍的薪资。”小卡告诉笔者,拼多多跟字节跳动是此前很典型的互联网企业代表,发展势头迅猛,对待人才也不含糊,动不动就双倍薪资挖人,“但现在很多人的涨薪幅度可能也就10%-20%,40%就算很高了。”

  猎聘发布的《2021Q1中高端人才市场春招跳槽数据报告》显示,2021年第一季度已完成跳槽的人中,仅有3.17%的人涨薪幅度在50%-80%,有近一半的跳槽者薪资涨幅在30%以下,其中14.29%的人实际涨薪10%以下。值得注意的是,这是中高端人才市场的跳槽数据,对于普通公司员工来说,跳槽待遇远没有想象中美好。

  小卡听很多老顾问说,互联网抢人最疯狂的阶段是2015年到2018年,“那时候丢个简历就很容易被挖走,涨薪也多。”

  彼时,正是互联网行业急速扩张、各家大厂都急需用人的时候。2015年3月,雅虎北京全球研发中心关闭,被裁掉的两三百位在京研发人员成了香饽饽,各家公司的HR和猎头们守在雅虎北京全球研发中心楼下“围猎”人才,甚至直接现场摆摊面试,即取即用。

互联网的冬天:跳槽有风险,不跳也有

互联网的冬天:跳槽有风险,不跳也有
2015年互联网抢人现场/图源网络

  疯抢带来的是高薪。《财经天下》的文章里提到,雅虎的个性化推荐部门被猎豹整体打包收走,40多名员工每人的薪水都上涨了一倍左右。当时在雅虎年薪30万左右的员工,手里接到好多offer,除了腾讯这样的巨头,更多的是创业公司,每一家给出的薪资都比雅虎多出十几万。

  行业高薪抢人的背后,是资本在有力地支撑。根据企查查数据,2014年,互联网赛道融资飙升,较前一年翻了六番还多。2015年,“互联网+”的热潮下涌现出了一批又一批的创业公司,国内外投资公司的热钱也滚滚而来。融资热一直持续了数年,在2018年达到顶峰,全行业融资规模超过6000亿,也正是在这一年,字节跳动获得40亿美元 Pre-IPO轮融资。

  在那个时候,互联网行业出现比较严重的供需不匹配情况。据统计,当时经验一般和经验丰富的工程师需求缺口分别达到了30:1和100:1。所以,人才成为手握大笔资金的创业公司和互联网大厂首要争抢的对象。同时,这个行业里很多岗位所做的工作基本一致,跳槽之后的适应成本更低,互联网也由此成为跳槽率居高不下的行业之一。

互联网的冬天:跳槽有风险,不跳也有

互联网的冬天:跳槽有风险,不跳也有
  短短数年成长起来的字节跳动,其成长过程离不开“挖人”。资本加持下的字节,有着给出高薪的底气,所以一向很舍得在用人上花钱。张一鸣曾表示,字节跳动的理念是付市场最高的薪资,邀请最优秀的人才加盟。

  根据2019 年互联网人才流向的相关报告,技术人才对于字节跳动的热爱在所有公司中处于绝对的优势,字节跳动成为互联网人才跳槽的“首选”。阿里、腾讯HR曾多次公开表示,公司的核心员工被挖走,就是因为字节跳动总不按套路出牌,一个工资双倍的Offer开出来,让不少优秀人才流失。

  但自从字节、拼多多等后起互联网公司发展壮大之后,现在的互联网行业几乎已经没有什么后起之秀可以说道,也就难有迅猛成长之下出现的较大人才需求。再加上互联网人口红利式微,外部监管环境日趋严峻,互联网的日子不像以前那样好过了。2019年全年互联网赛道融资规模为2605亿元,较2018年收缩一倍还多,互联网在资本眼里的巅峰时刻已然不再。

  去年以来,国家先后叫停蚂蚁金服上市,整治滴滴,对在线教育、网络游戏等互联网业务进行大力度的整治和监管。就在前几天,国家反垄断局挂牌成立,业界人士普遍认为,互联网行业仍是反垄断工作的重点,互联网大厂们“跑步前进”难以为继。

  小卡告诉我们,互联网行业跳槽涨薪的幅度难以媲美从前,一是因为行业本身已经没有太多新的业务增长空间,二是公司也过了最初疯狂扩张、快速跑的那个阶段了。“就像去年的买菜业务,一堆大厂纷纷入局搞社区团购,结果抢了半天也没抢出什么结果。”

  从整个互联网职场生态来说,“招聘收缩”“去肥增瘦”成为近几个月的关键词。前段时间晚点LatePost报道指出,阿里巴巴、拼多多、百度、美团、腾讯、字节跳动、快手这 7 家互联网公司今年发布的职位数量与薪资相比去年增速放缓,不到互联网行业整体增速的一半。与此同时,校园招聘也有所收缩。根据前程无忧数据显示,互联网公司 2022 届校招岗位总数比去年缩减了 15% - 20%,薪酬没有明显增长。对比之下,快消、汽车行业仍有 10% -15% 的增幅。

  事实逐渐清晰:前些年大量资本涌入带来的互联网行业大踏步向前,产生了不少泡沫,当这个市场逐渐稳定下来,行业和公司在用人上也开始回归平静和理性。在这种情况下,辗转于其中的跳槽人自然不容易实现大幅涨薪。

  跳向风口?小心掉下来

  近些年商业风口频出,共享经济、在线教育、社区团购、新造车等,每一个在诞生伊始都是卯足了劲地高薪抢人。但现实往往是,风口难以为继,高薪转瞬即逝。

  从最初实习到现在,数据分析岗的郑强经历过不少热门行业,新零售、短视频、在线教育、医美等等。就在在线教育大厦即将坍塌的前一周左右,郑强跳槽去了一家医美平台做电商方面的业务,现在想想也是委实庆幸。“还好先通过跳槽离开了这个行业,要是后面跟着大家一起去找工作,那竞争就更激烈了。”郑强认为,自己之前在风口上的“反复横跳”,无疑是非常没有保障的一种行为。

  此前,受身边的朋友、同事还有网上各种关于跳槽涨薪论调的影响,郑强慢慢形成了可以通过跳槽来实现涨薪的认知。“公司内部涨薪不如市场涨薪幅度快,在哪干活都一样,还不如选择一种能在短期内迅速提高自己工资的方式。”

  可现在,对于自己的职业发展问题,他有了新的认识:“新行业不是不可以去,但就像一些文章或短视频里说的,自己首先得有核心竞争力,才可能在新行业里得到比较快的发展。如果没有,还是在一些稳定的行业长期学点东西更好。”

互联网的冬天:跳槽有风险,不跳也有

互联网的冬天:跳槽有风险,不跳也有
韩剧《未生》剧照

  新造车在今年成为风口,人才短期内供不应求,一度高薪抢人。一位自动驾驶行业猎头告诉我们,这主要是因为造车新势力能给出比传统车企更高的待遇,汽车行业短期内对自动驾驶人才的需求也在急速拉升。不过,他强调这种高薪是有窗口期的,“最多等到明年,行业里的人跳槽就不会再有这么大议价能力。”

  去年社区团购正是热门时,小卡认识的六七个研发岗位人员都被高薪挖了去,但现在其中四五个都不太顺利。“他们觉得业务没什么起色,又想走了。”小卡解释说,跳槽过去的人员虽然当时比较风光,能拿到很高的薪资涨幅,但也经受着很大的压力,性价比其实不高。

  罗金朋也曾眼见着风口行业红利尽散,比如几年前疯狂的P2P。“像P2P这种风口终究是又飘又虚的,站不住脚跟,随着后续的爆雷,别说跳槽涨薪了,多年积蓄赔进去的也大有人在。”他认为,风口之所以被称为风口,还是因为短暂和非持续性,综合这些年的市场和求职情况来看,风口行业的跳槽涨薪终究是难以持续的。但这并不是说风口之下不可以跳槽,罗金朋表示,还是要视行业和个人的具体情况而定。

  现在,元宇宙的概念又火了,热钱涌入,人心躁动。只是不知道,这阵风可以吹多久,又有多少人可以借着这阵风,跳槽涨薪,到达职场生涯新的巅峰。

  不跳槽?收获的只是徒增年龄

  虽然现在互联网行业和风口行业的跳槽涨薪均有所挑战,但从历届职场人的生存之道和发展经验来看,适时择跳,仍然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

  根据前程无忧发布的《2021年第二季度职场人跳槽意愿度调查》,48.74%的受访者有跳槽的打算,比上一季度上涨了4.44个百分点;37.53%的受访者对跳槽持观望态度,比上一季度减少了3.87个百分点。2021前三季度的跳槽调查报告显示,有三成受访者在今年前三季度这段时间里,至少有过一次跳槽行为。DT财经此前就年轻人的跳槽问题也做过调查,有78.84%的受访者表示已经有了跳槽的想法,或正在为跳槽做准备。

  这说明,不管市场形势如何,总有人的跳槽之心在跳动。

  林先生今年33岁,目前即将迎来自己的第四份工作。在毕业后工作的这十年时间里,有将近九年他是在苏州一家外企度过的,直至去年四月份才有了第一次跳槽。而现在,他正在经历着第三次跳槽。像林先生这种既有在一家公司慢慢升职加薪的经历,也有近两年通过比较频繁的跳槽来不断实现薪资增长情况的,往往能更好地感受到跳槽对于薪资提升的意义。

  在外企时,他勤勤恳恳九年,月薪才从6000到1.6万的跨越,但第一次跳槽就让他的月薪又涨了1万。三个月后,他再一次跳槽,年薪达到40万左右,还配了一万的原始股。刚刚经历的第三次跳槽,林先生拿到了一家美企总包70万的offer,实现了薪资的大幅提升。

  “跳槽之后才知道世界这么大。其实只要有勇气跳出舒适圈,后面跳槽就很纯粹了。”在林先生看来,现在的纯粹就是,想跳就跳,不犹豫。“要么(下家)给钱多,要么干得不爽。”

互联网的冬天:跳槽有风险,不跳也有

互联网的冬天:跳槽有风险,不跳也有
《平凡的荣耀》剧照

  温州志和人力资源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郑志杰告诉我们,一些中小公司在晋升机制和薪酬方面不规范,所以难以很好地评估员工的价值,员工升职加薪起来比较困难;薪酬福利制度完善的大公司,往往对于内部职级的划分比较严格,员工的每一次升职加薪都需要经过层层考核,内部竞争会比较激烈,也不会太频繁。

  因为经济压力从舒适圈跳出来的林先生,自认为是赶上了好时候,才有了比较理想的薪资水平。疫情之下消费电子的国内需求激增,行业行情涨了好几倍,从事消费电子研发的林先生经验丰富,年龄也不大,所以相对吃香。趁着行业的这股东风跳槽加薪,对于他来说是一个理性的选择。现在选择离开眼下这家工作一年的小公司,是因为林先生判断消费电子风口明年即将过去,他这才决定去国企或者欧美大厂求稳定。

  上述自动驾驶行业的猎头认为,当所有人都在跳槽时,呆在原地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现在行业正是风口,此时跳槽,尤其是算法类人员,涨薪至少30%,而如果现在不动,等到风口过去了,在猎头眼里,你收获的只有越来越大的年龄。”

  他举了个例子,如果一位猎头同时收到五份简历,这些人背景相当,但是其中有一个人没有多次跳槽,他上一份工作的薪资明显低于其他人,这个人就会被优先刷掉简历。

  “头部车企不缺钱,评定人才的第一个标准就是年龄和薪资,如果候选人到了一定年龄,上一份工作薪资还没有到达一定标准,就会被认为能力不行。老老实实呆在一家公司,凭借自然工作年限涨薪,那是根本达不到业内平均标准的。”

  从事人力资源工作的十二向我们表示,虽然疫情以来国内整体的经济形势不太好,多个行业裁员收缩,但这与跳槽涨薪并不冲突。对于专业要求、经验要求较高的岗位,当前就业局势不好,造成流动性不足,通过跳槽来实现涨薪依旧是好路子。

  虽然舆论看来钱是跳槽的主要因素,但以小卡做猎头的切身体验,就他接触的互联网行业而言,真正因为钱而跳槽的没有特别多,也就20%-30%。大家可能更多的还是追求职业上的更好的发展,而不是单纯地看重薪资。

  “就我自身来讲,我每一次的跳槽其实都是对自身能力的补充,缺啥就补啥。”对薪资比较看重的郑强,其实更在乎不断跳槽的过程中自己能不能学到东西,拓展职业的边界,延长自己的职业寿命。多数工作年限在1年-3年的跳槽者在前程无忧的调查中也表示,即使频繁跳槽可能会在求职过程中被质疑职业稳定性,但他们普遍认为在职业初期找到合适的定位更为重要。

  在郑志杰看来,只有跳槽带来的薪资涨幅或者其他方面的价值能弥补掉跳槽带来的风险时,跳槽才是值得的。因为跳槽需要接触不确定的新环境、工作内容、同事关系,这些都会带来个人的一些损耗。

  在职场社交平台脉脉上,小卡曾发文表示,跳槽是职场中屡试不爽的加薪方法。他认为,在恰当的时间点跳槽能够合理涨薪,三年左右为最佳,这也是为何内部成长的职场人薪资普遍低于正常跳槽人30%左右的原因所在。

  结合脉脉上那些涨薪幅度比较大的跳槽和过来人的经验,我们发现,基本工资低+能力强+业务匹配度高+面评好,大幅涨薪还是能够实现的。(半熟财经)


访客列表

  • 作者号
    2021-11-25




上一篇:藏在互联网三季报里的“心机”
下一篇:新零售:21年末TOC市场规模有望达到24.2万亿,同比增长8.5%

帖子地址: 

目标始终如一
懒得打字嘛,点击右侧快捷回复 【右侧内容,后台自定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更多

精彩图片

更多

客服中心

155-7222-2258 周一至周日8:30-20:30 仅收市话费
头条网X

〖头条网·意见反馈〗

尊敬的用户您好!我们非常感谢您的支持,真诚的希望得到您的宝贵意见和建议,以便我们更好地完善我们的服务...

点击反馈意见
每个个体都应该有自己的声音,哪怕你再渺小。 立即登录 申请入驻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