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0

0

收藏

分享
开启左侧

我,投资人,去田间地头找项目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作者号头条网官方账号 · 2021-12-28 18:54:47
  VC开始下乡——农业科技火了。

  这里即将诞生第一个IPO。不久前,极飞科技申请科创板IPO审核状态变更为“已问询”,有望成为农业无人机第一股。公司掌舵人彭斌,自小就热爱航空,早年从微软离职后成立了极飞科技。2013年一次偶然的调研,彭斌发现农业无人机赛道,在田间地头做出一只百亿独角兽。

  一路走来,极飞科技身后不乏软银愿景基金、百度、创新工场、高瓴、越秀产业基金等身影。这恰恰是农业科技融资火热景象的一缕缩影:今年5月,十月稻田完成B轮14.5亿元融资,红杉中国和云锋基金联合领投,CMC资本、泰合资本、启承资本跟投;12月,乐禾食品完成数亿元E轮融资,鼎晖投资、钟鼎资本联合领投,美团龙珠更是连投四轮……这样的农业项目正在冒出来。

  “最近几个月,红杉团队在看农业科技。”一位LP感叹。曾几何时,中国农村被视为创投荒漠,但如今,这里正在成为一片希望的田野。正如彭斌曾在演讲中所说,“科技未必只有星辰大海,还有田间地头。”

  田野上诞生一个IPO,估值100亿,80后西电校友掌舵

  这是一位80后理工男白手起家的故事。

  彭斌1982年出生于福建三明,自小便是个航空迷,从初中就开始玩航模,《无线电杂志》、《航空知识》等专业杂志更是如数家珍。2004年,他从西安电子科技大学计算机系毕业,进入微软成为一名技术经理。期间,能力出色的彭斌曾被授予微软最有价值专家称号,同时也结识了一批热爱科技的“极客”朋友。

  彼时,工业自动化刚刚开始,彭斌萌生了创业的念头。经过深思熟虑,他认为自己擅长做嵌入式开发,又了解惯性导航,还有一些自动驾驶的技术,完全可以创造新的产品。2007年4月,彭斌与两位朋友以无人机飞控系统为切入点,创建了极飞科技。

  2012年是极飞科技历程的一个转折点,用彭斌的话来说,无人机逐渐成熟了,“就像一个长大的孩子,高考要填大学志愿。” 为此,彭斌带着团队全国各地到处跑,探索无人机在物流、安防、警用、电力、农业等专业领域的可能性。直到2013年10月,彭斌和团队来到新疆调研,正赶上当地棉花采收前打落叶剂。出于尝试,彭斌他们用航拍无人机临时改装,装上两个矿泉水瓶,接上洗车泵就能喷水,居然得到了农户们的认可。受此启发,彭斌判断农业无人机这件事值得一做

我,投资人,去田间地头找项目

我,投资人,去田间地头找项目
  很快,极飞科技就生产出用于植保领域的无人机,但动辄十几万的单价并不容易被农户接受。为此,彭斌决定先卖服务,派无人机为棉花打药,并且每亩地只收费十几元。如此一来,极飞科技名声迅速打响,仅用两年时间,土地服务面积便从一亩地增长到200万亩

  但做一家农业无人机公司并不是极飞的终点。在积累了上千万亩的作业面积后,彭斌看到了中国农村对科技的强烈需求,意识到更应该做一家农业科技公司。为此,极飞科技先后推出了农业无人车、遥感无人机、农业物联网、农机辅助驾驶设备、智慧农业系统等产品。截止去年年底,极飞已经将6万多台农业自动化设备铺设到了全球42个国家和地区的田间地头,服务超过931万农户、7.8亿亩次农田。

  这是一门不起眼的生意。招股书显示,极飞科技2018年、2019年和2020年营收分别约为3.22亿元、3.57亿元、5.30亿元,今年上半年营收则约为4.69亿元。但要注意的是,极飞科技的亏损也在持续扩大。2018年至今年上半年,其分别净亏损689.4万元、3960.55万元、5983.23万元、8555.84万元。对此,极飞科技坦言,公司所处行业尚处于快速成长期,现阶段研发投入较高。

我,投资人,去田间地头找项目

我,投资人,去田间地头找项目
  走过14年历程,极飞科技的身后也站着一支豪华投资方阵容。据投资界不完全统计,极飞科技已完成6轮融资,其中不乏软银愿景基金、高瓴、百度、创新工场、越秀产业基金、成为资本等知名VC/PE的身影。

  实际上,极飞科技初期的融资并不顺利,因为当时互联网创新企业更受欢迎,像极飞科技这种硬件创业公司并不多见。彭斌曾回忆,在第一轮融资之前,他先后见了几十位投资人,每次都需要花费大量时间解释极飞在做的事。最终,极飞科技在2014年拿到了成为资本2000万美元的A轮融资。

  直至去年,随着农业科技风口兴起,VC/PE大举涌入。2020年11月,极飞科技完成新一轮12亿元融资,一举创下中国农业科技领域最大单笔融资纪录。本轮由百度资本和软银愿景基金二期领投,创新工场、越秀产业基金和广州新兴基金跟投,成为资本也继续加码。

  今年3月,极飞科技又完成由高瓴创投投资的超3亿元C++轮融资。谈及这笔投资,高瓴合伙人、高瓴创投软件与硬科技负责人黄立明曾表示,“今天,数字化、智能化给古老的农业注入了巨大的活力,而极飞科技经多年深耕建立起来的这一套无人化智慧农业系统解决方案——尤其是让机器人、无人驾驶等技术灵活而深入地应用在农业领域,让农业生产效率的大幅提升成为可能。”时至今日,极飞科技已成长为一只估值近100亿元的农业独角兽。

  VC/PE大举下乡,红杉都来了,今年融资火爆

  透过极飞科技IPO,我们看到这样的一幕:农业科技赛道火了。

  今年5月,十月稻田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宣布完成B轮14.5亿人民币融资,本轮融资由红杉中国和云锋基金联合领投,CMC资本、泰合资本、启承资本跟投。2020年,十月稻田获得了消费基金启承资本3亿元A轮投资,两轮合计17.5亿的融资额创造了国内近五年基础食材领域融资金额的最高纪录。

  这又是一家从田间地头里崛起的明星公司。资料显示,十月稻田是来自生态东北的高品质健康食粮领导品牌,坚持产地直采,订单式生产模式,构建大米、杂粮两大品类。覆盖了十月稻田、柴火大院、福享人家、五谷宣言等品牌产品。自2011年上线京东商城以来,该品牌持续领跑主粮赛道。2017年到2020年期间年复合增长率达60%,在2020年疫情期间,十月稻田销售额同比增长达80%。

  谈及此笔投资,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曾表示:“大行业有大机会,农业的现代化与品牌化需要有信念感的企业家。红杉中国看好十月稻田在全产业链的积淀,期待和十月稻田团队一道,用新渠道与新品牌赋能新农业,为农民增收致富创造真价值。”

  无独有偶,比亚迪创始人之一的夏佐全也在投农业。8月,养殖数字化服务商“联农会”连续获得来自夏佐全创办的深圳正轩投资、梓瑜资本的Pre-A轮和Pre-A+轮融资。一家专注于农牧业的产业互联网平台,围绕农牧业产业链的生产资料、养殖过程、产销出口等环节,为家庭养殖户以及中小养殖场提供全场景数字化解决方案。说起创业初衷,创始人黄涛曾分享道:“我出身农村,有着浓厚的农村情结。

  当然,这只是农业科技融资火爆的一个缩影。今年12月,乐禾食品完成数亿元E轮融资,由鼎晖投资、钟鼎资本联合领投,美团龙珠(连投四轮)、兴投(北京)资本跟投。此外,还有一批农业融资诞生:国内农业产业链企业汉松农服、农业数字化产业互联网平台时代农信、农产品全渠道发布平台万顷牛、天润农业、助农平台中和农信、农村产业互联网平台“汇通达、岩崧山农业、农业电商平台“十万个农场主”、智能农田作业机器人“中科原动力”.....蔚为壮观。

  而投资机构的队伍也浩浩荡荡——红杉中国、云锋基金、CMC资本、鼎晖投资、钟鼎资本、美团龙珠、祥峰投资、启承资本、英诺天使。一位不愿具名的LP透露,月初在一场分享会上聊起,最近几个月红杉团队开始密集看起了农业科技。

  这是一片希望的田野,VC走出写字楼,到农村去

  曾几何时,中国VC对于农业项目避而不及。一位VC大佬曾在公开场合直言不投农业,“如果农业有钱赚,那为什么还会有农民工?”。

  但如今,变化正在上演。“随着脱贫攻坚战完成,全面推进乡村振兴成为焦点,国家战略往往能带来大的投资机会窗口。此前农业发展相对落后,机械化尚未完全完成,远未达到智能化水平,具有极大的创新改造空间。”上海一家早期机构投资人曾分享。

  这是一片尚未开发的广阔天地。今年5月,农业农村部、国家乡村振兴局近日印发《社会资本投资农业农村指引(2021年)》(以下简称《指引》)中,明确鼓励社会资本投资农业农村的13个重点产业和领域方面,包括现代种养业、乡村富民产业等。该《指引》表示:支持社会资本依法依规拓展业务,注重合作共赢,多办农民“办不了、办不好、办了不合算”的产业,把收益更多留在乡村;多办链条长、农民参与度高、受益面广的产业,把就业岗位更多留给农民;多办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帮农带农的产业,带动农村同步发展、农民同步进步。

  值得一提的是,《指引》还明确表示,推动设立政府资金引导、金融机构大力支持、社会资本广泛参与、市场化运作的乡村振兴基金。鼓励相关基金通过直接股权投资和设立子基金等方式,充分发挥在乡村振兴产业发展、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的引导和资金撬动作用。

  北京一位科技投资人分析,无人驾驶、无人机、物联网,越来越多的新技术应用于农业生产耕、种、管、收等环节,有效地解决生产效率低、劳动力减少等难题。农业无人化、生产智能化、作业精准化、管理数字化和服务网络化是农业科技现代化的必然趋势。而这些细分行业都有可能诞生新的投资机遇。

  与此同时,ESG概念进入更多人的视野,ESG投资更是成为了各大投资机构的新战场。而农业是支撑人类生命延续的基础,但当前国内农业的污染指标并不乐观。长期以来,农业生产过程中偏高的化工产品使用比例、过分抽取地下水、焚烧秸秆、土地污染等问题都对环境有一定的影响。因此,新农业产业本身便属于ESG投资的一部分。

  但困难也摆在了现实面前。我国农业项目大多分布在交通不便利的小城市或农村,看项目费时费力。“我明显感觉到,今年出差的时间变长了。很多南方的农业项目分布在山地,调研项目难度真是不小。”北京一家VC机构的投资经理坦言。

  重头戏来了,为了吸引更多VC/PE走进田野,各地开始设立政府引导基金——

  4月28日,全国首支由银行金融机构参与并实现项目投放的省级乡村振兴基金——广东省农恒乡村振兴基金落地。这是由农业基金联合农银理财发起设立,总规模为50亿元人民币,重点支持粮食产业链龙头企业、优质育种企业、农业科技企业、农产品稳产保供重点企业和生猪规模养殖加工企业。

  仅在11月,又有多只农业相关的母基金相继设立——从2021年开始,贵州省财政拿出45亿元作为母基金设立农业现代化发展基金;北京首农北信产业发展基金注册成立,首期规模20.1亿元,由首农食品集团和北京信托共同出资。

  或许在不久的将来,越来越多投资人离开北上广深的CBD写字楼,深入到中国乡村里找项目。

访客列表

  • 作者号
    2021-12-28




上一篇:新东方官宣推出“东方甄选”,今晚创始人俞敏洪将开启首场农产品直播带货
下一篇:2021,猪养肥了,风却停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立即登录
展开
头条网X

〖头条网·意见反馈〗

尊敬的用户您好!我们非常感谢您的支持,真诚的希望得到您的宝贵意见和建议,以便我们更好地完善我们的服务...

点击反馈意见
每个个体都应该有自己的声音,哪怕你再渺小。 立即登录 入驻 · 作者号
返回顶部